少时云蓦

找一篇锤基ABO文

占Tag致歉



求一篇锤基ABO文,国王锤,年龄差好像还挺大

国王Thor选妃时Loki被选中,后来和锤睡过(好像)后偷了国王的权杖和王冠跑了,然后被抓回来

后来就不知道了,因为找不到文了

语C扩列


       某年某月某日,晴。夜雪初霁,晨起稍迟。
       披衣,倚牖窗而四望,天地一白。重林悄然,鸟鸣幽涧。
       遂拾卷于窗前。侧有泥炉温酒,时独酌一杯,时吟诗一首,此间惬意,不待言说。
       且自贪欢一晌,哪知风月,何处红尘?




       骗人。我哪有那么正经。上面都是胡写的,现在才是正题。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
       这里麟之,是一只刚刚开始磨皮的一目连,想要扩人一起练戏,平时随便聊天也可以。谁都好,什么皮都行,只是我气不很正的时候请温柔一点骂我。我,超胆小。
       如果你是荒或者荒川,有时候会解锁专属状态: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的麟之。(一个皮着幼连的人Emmm)
       最后,如果你已经认识我了,可以装作没看到这个吗。有点害羞。
       感兴趣的就,就,扩我好了。QQ扩,号在评论。
谢谢。笔芯。

       另外我真的很辣鸡,不要被我第一段话骗了。如果你们一来就很正经地跟我聊天的话我会不知所措的。


阴阳师abo语c群宣

来啊一起玩呗!
另外O连连诚招A荒酱划重点!神子们看过来!
幼体连想要一起玩的幼体小伙伴w
欢迎加入阴阳师百鬼奕abo,群号码:370099352

苏玖:

占tag歉。不懂语c的就勿进了                                             阴阳纷争,百鬼陆离
青灯长明录世点滴载轶事。
偌大平安京,陷入分化性别风波,等待来的命运,究竟是强大的a天乾,还是稀有的o地坤 亦或不受两者干扰的b中庸
露水恩泽,暧夜沉香
abo世界的激烈交锋百鬼奕就此展开。
开时期开皮肤不重皮 ,幼体不参与性别分化
禁纯白,不禁图,但请勿刷屏。水聊适度,争吵撕逼走小窗。
群里大佬多多,小可爱也多多,欢迎来勾搭
特:大天狗诚招A博雅,可以恋爱可以暖床翅膀根都给摸
帅气的黑晴明大人诚聘戏友,弧短就好正常就行
风神想要A荒酱,帅气的神子看过来啊
会撩的妖狐诚招打架逛花街的狐朋狗友!ABO都能撩
究极妹控源博雅要abo妹妹全套,神乐来了他宠  

(全职&老九门)一晌贪欢 (二)

1.毫无逻辑,时间线混乱,OOC
2.一八和副八在前半段只活在回忆里。
3.all 八是指八受向,并不是真的所有人X 八
4.世邀赛,我私设四年一届。所以下一届就是在沐秋归队的第二年!
5.我这一章!超级长!所以明天可以不更吗(喂)


二.

苏沐秋最终被齐恒扫地出门——买早餐。齐恒气鼓鼓地进浴室洗漱,看到苏沐秋的牙刷还报复性地扔到地上踩了两脚。后来苏沐秋准备洗漱的时候只能无奈的拿了一把新的换上,一边刷牙一边腹诽:这兔子吧,宠着宠着脾气倒见长了哈。

吃过饭苏沐秋去收拾两个人的行李,齐恒窝在沙发上吃着苹果看电视。过了一会齐恒走进卧室,苏沐秋正蹲在地上往行李箱里塞东西,齐恒过去戳戳他肩胛骨:“我今天穿什么啊。”

苏沐秋头也没回指了指床头柜。齐恒回头看见床头柜上整整齐齐摆了一身衣裤,哦了一声,走过去就开始换,一点也没避讳苏沐秋。

苏沐秋拉上箱子的拉链站起身,一回头就看到齐恒背对着他脱了睡衣,全身上下只剩一条纯白色的小胖次,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作为兔妖的齐恒并不算大,化作人形后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少年白皙的皮肤,修长笔直的腿,纤细的腰,光滑的脊背,甚至包裹在白色布料里的挺翘浑圆的———

不不不。苏沐秋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快停止你危险的思想。

齐恒听到背后没了动静,奇怪地回头望了一眼,看到了苏沐秋一脸受到了暴击的表情,不由疑惑地眨眨眼。殊不知这个动作在此时的苏沐秋眼里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噗——。苏沐秋落荒而逃。

老铁,我认输。



苏沐秋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齐恒已经换好了衣服站在客厅等他。

当年九门齐八爷长什么样苏沐秋不知道,但是现在这兔妖齐恒长得,毫不夸张得说,绝对是顶好看的。米色修身长裤,白色低领长袖,外搭卡其色长风衣,削肩窄腰一览无遗。细白的脖颈上围着一条黑色围巾,遮住了形状优美的锁骨。再往上,是十六岁左右少年有些尖的下巴和小小的脸。不知是不是还没长开的原因,齐恒清俊的脸此时更偏向精致,多了几分雌雄莫辨的美。平时常戴的那副平光玳瑁眼镜此时换成了一副金属框茶色墨镜,把本就不大的脸遮住了一半。

苏沐秋对自己搭衣服的眼光甚为满意。不过长得好看就是好啊,把几千块钱的衣服穿出几万块的气场来。他走上前顺手一撩人垂至耳边的碎发:“头发有点长了,到了H市找地方修一修吧。”

齐恒不甚在意地点点头:“哦。”随即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摸出一个棒棒糖,拆开塞进嘴里。

临出门前苏沐秋回头看了一眼这间莫斯科市中央的公寓。虽然只住了半年左右,这里依然充斥着两个人生活的痕迹。如无意外,他们应该很长时间不会回来这里了吧。心里竟莫名生出几分感慨。

“走了,看什么看。”站在电梯前的齐恒催促,“你不是一直嚷嚷着想回H市吗。”

当初齐恒救他回来的时候他就说过要回去找他妹妹和那朋友,不过齐恒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兰花,又不愿意定居在H市,硬是拖着人一起四处云游。刚开始这人还老实不情愿的,后来不知道怎么了看起来居然还挺乐不思蜀的。

“来了。”苏沐秋说着,锁上了门。

快九年了啊。沐橙,老叶,我回来了。


“苏沐秋你是不是个弱崽。”

莫斯科的候机厅人真多啊。齐恒差点把嘴里的棒棒糖咬碎。周围路过的大都是高大的白人,也有亚裔人种的旅客。但无论是什么人种的人,在路过的时候都会对这两个黑发黑眸的帅气男孩投来惊艳的目光。更有甚者已经掏出手机自认为很隐蔽地拍起了照。

拜兔妖良好的听力所赐,齐恒甚至听到两个白人姑娘在不远处用俄语窃窃私语。

A:“Wow那两个亚裔男孩长得真帅!”
B:“他们甚至还手拉着手!”

完全没有察觉的苏沐秋正一手拉着大行李箱一手抓着齐恒的手四处张望有没有座位,还紧了紧牵着齐恒的手:“抓紧我,这里人多,你那么矮,要是走散了就要被淹没在人群里了。”

齐恒咬牙:“要不是你没有买到头等舱票,我们会在这里挤着找不到座位吗?”
“我这是给你省钱。”
“八爷我不缺钱!”
“勤俭节约是美德啊小八。”
“........你自己直说你没抢到呗!你要手速何用!!!”
“啧啧啧,这可不是有手速可以解决的问题啊。我哪知道这一班飞机头等舱那么抢手,谁让你先不算一卦的。邓摇。”
“我们齐门八算是用来算这个的吗!”

........

最后终于在窗边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寻到了座位坐下,苏沐秋让齐恒靠着他休息。走了这么久齐恒也累了,靠着苏沐秋的肩膀很快入睡。

对面的屏幕上刚好播放着两年前的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苏沐秋抬头看着渐渐入了神,连靠在怀里的人动了一下都没有感觉到。

当初的梦想,从来没有改变过。而如今,自己也终于,离那里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啊……苏沐秋低头笑了起来,眼神里多了一些炙热的东西。

这个笑落在了齐恒眼里。苏沐秋出车祸时不过十八岁,此时换了一具身体,依旧是十七八岁少年的模样。秋日下午的阳光穿过玻璃落在少年的侧脸上,一半轮廓染上了淡淡的金黄,而另一半在阴影中越发柔和。少年明亮的眼中闪着灼灼的光。

齐恒沉寂的心动了动。

“荣耀......真的那么好吗?”齐恒很轻地问。

苏沐秋回过神来,看着怀里的少年墨玉般的黑眸,用齐恒从未听过的语气,认真地说:

“我不知道好不好,我只知道,它对我很重要。”







(全职&老九门)一晌贪欢 (一)

1.毫无逻辑,时间线混乱,OOC,HE
2.伞哥出没,活的好好的。
3.张启山和张日山目前都还只是活在回忆里,他们出场可能比较靠后了吧……所以没有专门打Tag
4.此处all 八是指八爷受向。
5.有不对的地方评论指出。


一.

       齐恒睁开眼睛,眯着眼盯着雪白的天花板,花了两秒钟的时间想起来自己是在自己的卧室里,于是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玳瑁眼镜戴上,看了看表,上午九点半。

       昨天是十五,又是月圆之夜,齐恒突然兴致大发开了那坛他百年前就酿下的合欢引,想着赏月时独酌,风雅一番。巴掌大的紫砂坛子,一坛不过二三两酒,结果自己还是低估了这百年陈酿的后劲,喝的时候没觉得怎么,可不知不觉就醉了。

       嘶——齐恒揉了揉脑袋,苦笑。宿醉什么的真是要不得。

       慢慢坐起来,齐恒走到窗边将深色的窗帘拉开一条缝,被阳光刺的睁不开眼,好一会才缓过来,缓缓拉开窗帘。

        随着窗帘拉开,明媚的阳光照进房间,窗台上摆着的一个灰扑扑不起眼的花盆也露了出来。别看花盆不起眼,这里面的花可是好花——一株约莫尺余高的君子兰栽在花盆里,叶片深绿饱满,整齐的叶子衬托着中间最高的花茎,上边一朵晶莹剔透的橘色花盏,任谁看了都要赞叹一番。

        齐恒看着这花想起了以前的事。这花是他转世为人的那一世,十三岁的时候无聊在花市上闲逛时买的。当时所有人都说这花品相不好,看着病怏怏的,开不了花,齐小少爷怕是不识货被骗了。

       当时的齐小少爷翻了个白眼,把花放在自己卧室悉心照料。没想到第二年真的开了一朵花,连开了好几天不谢,而且此后每年一到时间必开花,一年比一年好看,花期还比一般的君子兰都要长。齐府上下啧啧称奇,都说是小少爷有眼光,相中了这株兰花。听了这话的齐小少爷又翻了个白眼。他家是算卦的,可那是给人算不是给花算!要是世间万物都能算得,岂不成神仙啦?

       不过话虽这么说,齐小少爷看着花开的好,自然是欣喜的。当时他还以为自己真是运气好捡了个宝贝,现在想想,恐怕是因为那时自己虽转世为人,但魂魄里还是蕴含着淡淡的灵气,这花待在他的卧室里,整日相伴,受了他灵气润泽,自然能开的好看。当时他重新变回妖之后还悄悄回过齐府一趟,带走了一些舍不下的东西,顺手就牵走了这盆兰花。可惜当时用来种这株兰花的花盆是古董,又大又重不好搬,只得换了一个不起眼的小盆。齐恒这些年一直觉得委屈了他的宝贝兰花,想物色一个好看的花盆换给它。只不过......

       想到这里,齐恒突然生起气来,扁扁嘴,猛地伸出手指使劲戳了戳那朵娇嫩的花,直把花戳的左摇右晃,看起来好不可怜。齐恒满意地放下手,转身准备去洗漱。

       然而齐恒还没迈出卧室,身后突然伸过来一双手揽住他的腰,紧接着他就被箍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耳边凑过来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下巴搭在他颈窝,蹭了蹭。

      “你刚刚戳疼我了……”少年清润的嗓音带着刚睡醒时浓浓的鼻音,还有几分撒娇般的委屈。灼热的鼻息喷在齐恒耳边,激得齐恒耳朵抖了抖,浑身汗毛都炸了起来。

       齐恒使劲推那人的胳膊:“放开我放开我!!!苏!沐!秋!”

       齐恒现在真是后悔死了,当初干什么不好,偏要多管闲事!

       原来九门八爷变回了兔妖齐恒后,不习惯继续呆在深山老林,便在世界各地游历。几年前他在H市,经过一个路口时看见一个少年的魂魄懵懂立在那里,好奇之下掐指一算,算出这少年阳寿已尽,肉身已毁,只是不知为何没有再入轮回。没想到那少年的魂魄受他身上的灵气吸引,竟向他飘过来,齐恒觉得有趣,就把他带了回来。带回来之后齐恒又犯愁:完完整整的一个魂魄,若没有可存储的肉身就会慢慢消散,怎么办呢?正思索间眼角余光瞟过窗台上的这株兰花,灵光一闪。这株兰花他随身带了快一百年,早已积累了不低的修为,只是还没有生出灵智。于是齐恒咬破手指往兰花上滴自己的血,血液中浓郁的灵气瞬间扩散开来,少年的魂魄就被吸引了过去,融进了那株齐恒的宝贝君子兰。

       于是,就出现了这个自称苏沐秋的家伙。

       苏沐秋看着齐恒红透的耳尖,觉得可爱,差点忍不住凑上去咬一口。不过如果那样的话大概会被炸毛的齐恒扫地出门的吧。于是苏沐秋叹了口气。兔子什么的,可爱是可爱,就是太容易害羞了呀。















(全职高手&老九门)一晌贪欢(序)

1.毫无逻辑,时间线混乱,OOC,考据党慎入#
2.文不一定对题系列。一个齐铁嘴横行现代的故事,傻极了,大家看着乐呵乐呵。绝对HE,HE,HE,我超级心软。
3.目前暂定CP:主一八、副八,有极其隐晦可以说自由心证的all 八;叶周,楼秋。还有一个说了会剧透的主Cp,邪教拉郎,入坑谨慎。其他待定,想看什么CP可以在底下评论,酌情采纳。
4.Emmm好像没有什么了,想起来再说吧。




       这世间是有妖怪的。世上修为最高的一只妖怪,是一只兔妖。

       很久之前的兔妖还是一只小白兔,生来就有灵智,对天地灵气似乎有着特别的吸引力,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能引得周围的灵气源源不断地涌来。

       山林里的豺狼虎豹自然不会放过这美食,但小兔子因为比一般动物聪明,又有浓郁的灵气掩护,东躲西藏,总能逃脱。时日久了,小兔子的修为越发深厚,曾觊觎它的动物都不是它的对手,也就不敢再招惹它了。

       后来,小兔子化成了一个人类少年,濯濯若池中玉,熠熠如陌上花,端的是让人移不开眼。兔妖少年时而在人间游历,时而找个深山老林一睡不知今夕何夕,这样玩玩睡睡,便过了千年。

       它早就知道,自己一千岁时命中有一劫,眼瞅着时日将近,兔妖想,惹不起我总躲得起吧?躲不了一世,我也能躲的了一时呀。于是它想了想,打算先投胎为人避一避劫。

       妖怪要投胎,只需要魂魄离开肉体,进入轮回,历经一世,就可以重新回到本体。只不过投胎为人的那一世会忘记作为妖的过往,只有死后重新回到本体才能想起来。

       其实对妖怪来说,投胎是很危险的,毕竟魂魄离开肉体时自己的肉身空有一身灵力却只能任人摆布,容易被其他妖怪趁虚而入吞噬掉。那样的话一世之后妖怪的魂魄无处可去,会魂飞魄散。

       只是这兔妖大概是因为心大,只找个隐蔽的山洞把自己的肉身藏了起来,在洞口绘了个保护阵法,就拍拍屁股,到人间投了个凡胎,做一回普通人。

       不过,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

       夜风清冷,扫落几片枯叶。夜空中悬挂着一轮明月,几颗残星。

       齐恒盘腿坐在落地窗前,抬头望着天上的明月,右手举着的酒盅里盛着清澈的酒液。
真近啊……

       他当时看上这间房子就是因为它是这片区域最高的楼房的顶楼,这样每到夜里看着这月亮,都会觉得格外的近。

       看着看着,齐恒竟生出几分感慨来。月还是那月,却已是换了人间啊。自嘲地笑笑,齐恒正要举杯,身边却突然伸来一只修长的手,轻巧地夺过了他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也就三杯倒的量,还一个人在这灌百年陈酿酒,醉了又要耍酒疯。”那人在他身边坐下,无奈地说。

       齐恒顿时炸了毛: “去去去,你才三杯倒,我我我体会情怀,情怀,你个小屁孩懂什么!”

       那人轻笑一声,耸了耸肩放下酒杯。“行行行,我是不懂,那齐大师倒是体会出了什么啊?”

       齐恒眨了眨眼睛,反倒安静了下来,又抬头望向了那轮明月,口中喃喃:“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唉,想当年一起赏月的人,如今......”

      “这哪来的江啊。”打岔。
      “就是这么个意思嘛!人家诗句是这么写的我还能改了不成!”气!
      “好啦好啦,知道你见多识广了。我去睡了,你也别真把自己灌醉了,明天下午要赶飞机呢。”
       “知道啦知道啦,睡去吧你。”
        ........

       “等等!!!你刚刚说谁耍酒疯!!!!”



Tb 可能有 C



。。。
       很傻对吧。自暴自弃。
       想看的小可爱们,无论喜欢还是评论都行,让我知道你们的存在啊亲。没人想看就不写了QwQ

(雷卡)卡卡喝了假酒

#OOC maybe#
#......82年的啤酒算假酒嘛#
脑洞来自@唐子兮是唐锦鲤的小号 改的表情包!
本来还有下半部分但是至少今天懒得写了哼。以后会写的!









1.
      雷狮从接到电话起就知道事情并不简单。
    

      当时雷狮正在凹凸星餐饮区撸串。虽然在串摊嘈杂的环境中卡米尔的声音几乎被淹没,但是雷狮还是从电话听筒中捕捉到了那细微的声音——完全不同于以往冷静克制的声线,而是软绵绵甜丝丝带着撒娇似的鼻音,听在雷狮耳中很有几分诱人。
        再加上说话的内容——
       “大哥......我...我喜欢你......”
        声音轻轻的,就像刚睡醒的小猫慵懒地伸了个懒腰。
        雷狮:......
        雷狮吓得串都掉了。
        妈耶卡米尔他怎么这么可爱!他感觉自己心脏中了一箭。
       一瞬间雷狮脑中转过千种思绪万般情结:啊我护了这么久的弟弟果然没有白护他终于开窍了我是不是应该撸一把串以示开心或者现在告诉他我也喜欢他不不不我应该先去买一个戒指然后买两瓶红酒回去整个烛光晚餐表白......雷狮突然想起了什么。
      “等一下,卡米尔......你是不是把我冰箱里82年的啤酒喝了。”
    

     两个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大哥对不起...”
     雷狮发誓他听出来卡米尔在撒娇。
     他不知道这个时候是该难过于自己的珍藏被喝了还是卡米尔并没有喜欢自己。
     然后他做出了一个十分正确的决定。
     

      雷狮以最快的速度冲回家拎起沙发上窝成一团的酒味卡米尔并丢到了床上。
      然后他们




































        还有别的选项嘛,当然是干了个爽啦。















(瑞嘉)大过年的喝我一盆凉水冷静冷静

#OOC#
#官方发糖我甩刀,不好意思,实在是脑洞太强烈了。适当玻璃渣有助于消化糖分。
#梗源空间。“他说他爱你,随即转身,奔向必然的死亡。”
#Emmm设定是凹凸大赛最尾声。然后,我写了开头写了结尾没有填中间,可能想起来再填。不过也可以连起来当一个小短文读。当然也有可能有后续,不过后续肯定HE。

那么就......透心凉,心飞扬。



“有的人活着,是为了等到一个值得他为之去死的人。”
格瑞在大罗神通棍铺天盖地而来的光影中突兀地想起了这句话。
然后他紧握烈斩迎了上去。

---------------------------------------------

在那一刻漫天的光影忽然静止,然后像打碎镜子一般猛的炸开,碎裂。在无数纷飞的碎片中格瑞看到了一个人,微微低垂着头,离他前所未有的近,近到能看见像濒死的蝴蝶扇动翅膀一般颤抖着的金色的睫毛。
“......格瑞....我只说一次,你可...听好了啊,”
“......我爱你。”
与此同时格瑞感受到了握烈斩的右手沾上了某种温热粘稠的液体。他清楚的知道那是血。伪神的血。烈斩穿透了嘉德罗斯的身体直至被格瑞用力攥住刀柄的手,看上去完全紧贴,实则越来越远。
远到再也无法感受到任何温度。

“嘉德罗斯,你怎么不在转身的时候,带上我一起走呢。”




大家都在担心复联3会很虐,老一代复联会团灭。
其实我倒觉得不会。








要团灭也是4再团灭啊。
3八成不会团灭,但是大家还记得之前漫威说过的吧,4是复联的终章。
大家还记的金刚狼3吗?(微笑)
所以担心复联三会虐的宝贝们可以先安安心了,毕竟终极大刀应该是在复联4。

也不知道算不算安慰啊。:-)
求考据党轻拍。
私心tag,占tag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