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时云蓦

(瑞嘉)大过年的喝我一盆凉水冷静冷静

#OOC#
#官方发糖我甩刀,不好意思,实在是脑洞太强烈了。适当玻璃渣有助于消化糖分。
#梗源空间。“他说他爱你,随即转身,奔向必然的死亡。”
#Emmm设定是凹凸大赛最尾声。然后,我写了开头写了结尾没有填中间,可能想起来再填。不过也可以连起来当一个小短文读。当然也有可能有后续,不过后续肯定HE。

那么就......透心凉,心飞扬。



“有的人活着,是为了等到一个值得他为之去死的人。”
格瑞在大罗神通棍铺天盖地而来的光影中突兀地想起了这句话。
然后他紧握烈斩迎了上去。

---------------------------------------------

在那一刻漫天的光影忽然静止,然后像打碎镜子一般猛的炸开,碎裂。在无数纷飞的碎片中格瑞看到了一个人,微微低垂着头,离他前所未有的近,近到能看见像濒死的蝴蝶扇动翅膀一般颤抖着的金色的睫毛。
“......格瑞....我只说一次,你可...听好了啊,”
“......我爱你。”
与此同时格瑞感受到了握烈斩的右手沾上了某种温热粘稠的液体。他清楚的知道那是血。伪神的血。烈斩穿透了嘉德罗斯的身体直至被格瑞用力攥住刀柄的手,看上去完全紧贴,实则越来越远。
远到再也无法感受到任何温度。

“嘉德罗斯,你怎么不在转身的时候,带上我一起走呢。”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