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时云蓦

(全职&老九门)一晌贪欢 (二)

1.毫无逻辑,时间线混乱,OOC
2.一八和副八在前半段只活在回忆里。
3.all 八是指八受向,并不是真的所有人X 八
4.世邀赛,我私设四年一届。所以下一届就是在沐秋归队的第二年!
5.我这一章!超级长!所以明天可以不更吗(喂)


二.

苏沐秋最终被齐恒扫地出门——买早餐。齐恒气鼓鼓地进浴室洗漱,看到苏沐秋的牙刷还报复性地扔到地上踩了两脚。后来苏沐秋准备洗漱的时候只能无奈的拿了一把新的换上,一边刷牙一边腹诽:这兔子吧,宠着宠着脾气倒见长了哈。

吃过饭苏沐秋去收拾两个人的行李,齐恒窝在沙发上吃着苹果看电视。过了一会齐恒走进卧室,苏沐秋正蹲在地上往行李箱里塞东西,齐恒过去戳戳他肩胛骨:“我今天穿什么啊。”

苏沐秋头也没回指了指床头柜。齐恒回头看见床头柜上整整齐齐摆了一身衣裤,哦了一声,走过去就开始换,一点也没避讳苏沐秋。

苏沐秋拉上箱子的拉链站起身,一回头就看到齐恒背对着他脱了睡衣,全身上下只剩一条纯白色的小胖次,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作为兔妖的齐恒并不算大,化作人形后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少年白皙的皮肤,修长笔直的腿,纤细的腰,光滑的脊背,甚至包裹在白色布料里的挺翘浑圆的———

不不不。苏沐秋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快停止你危险的思想。

齐恒听到背后没了动静,奇怪地回头望了一眼,看到了苏沐秋一脸受到了暴击的表情,不由疑惑地眨眨眼。殊不知这个动作在此时的苏沐秋眼里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噗——。苏沐秋落荒而逃。

老铁,我认输。



苏沐秋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齐恒已经换好了衣服站在客厅等他。

当年九门齐八爷长什么样苏沐秋不知道,但是现在这兔妖齐恒长得,毫不夸张得说,绝对是顶好看的。米色修身长裤,白色低领长袖,外搭卡其色长风衣,削肩窄腰一览无遗。细白的脖颈上围着一条黑色围巾,遮住了形状优美的锁骨。再往上,是十六岁左右少年有些尖的下巴和小小的脸。不知是不是还没长开的原因,齐恒清俊的脸此时更偏向精致,多了几分雌雄莫辨的美。平时常戴的那副平光玳瑁眼镜此时换成了一副金属框茶色墨镜,把本就不大的脸遮住了一半。

苏沐秋对自己搭衣服的眼光甚为满意。不过长得好看就是好啊,把几千块钱的衣服穿出几万块的气场来。他走上前顺手一撩人垂至耳边的碎发:“头发有点长了,到了H市找地方修一修吧。”

齐恒不甚在意地点点头:“哦。”随即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摸出一个棒棒糖,拆开塞进嘴里。

临出门前苏沐秋回头看了一眼这间莫斯科市中央的公寓。虽然只住了半年左右,这里依然充斥着两个人生活的痕迹。如无意外,他们应该很长时间不会回来这里了吧。心里竟莫名生出几分感慨。

“走了,看什么看。”站在电梯前的齐恒催促,“你不是一直嚷嚷着想回H市吗。”

当初齐恒救他回来的时候他就说过要回去找他妹妹和那朋友,不过齐恒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兰花,又不愿意定居在H市,硬是拖着人一起四处云游。刚开始这人还老实不情愿的,后来不知道怎么了看起来居然还挺乐不思蜀的。

“来了。”苏沐秋说着,锁上了门。

快九年了啊。沐橙,老叶,我回来了。


“苏沐秋你是不是个弱崽。”

莫斯科的候机厅人真多啊。齐恒差点把嘴里的棒棒糖咬碎。周围路过的大都是高大的白人,也有亚裔人种的旅客。但无论是什么人种的人,在路过的时候都会对这两个黑发黑眸的帅气男孩投来惊艳的目光。更有甚者已经掏出手机自认为很隐蔽地拍起了照。

拜兔妖良好的听力所赐,齐恒甚至听到两个白人姑娘在不远处用俄语窃窃私语。

A:“Wow那两个亚裔男孩长得真帅!”
B:“他们甚至还手拉着手!”

完全没有察觉的苏沐秋正一手拉着大行李箱一手抓着齐恒的手四处张望有没有座位,还紧了紧牵着齐恒的手:“抓紧我,这里人多,你那么矮,要是走散了就要被淹没在人群里了。”

齐恒咬牙:“要不是你没有买到头等舱票,我们会在这里挤着找不到座位吗?”
“我这是给你省钱。”
“八爷我不缺钱!”
“勤俭节约是美德啊小八。”
“........你自己直说你没抢到呗!你要手速何用!!!”
“啧啧啧,这可不是有手速可以解决的问题啊。我哪知道这一班飞机头等舱那么抢手,谁让你先不算一卦的。邓摇。”
“我们齐门八算是用来算这个的吗!”

........

最后终于在窗边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寻到了座位坐下,苏沐秋让齐恒靠着他休息。走了这么久齐恒也累了,靠着苏沐秋的肩膀很快入睡。

对面的屏幕上刚好播放着两年前的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苏沐秋抬头看着渐渐入了神,连靠在怀里的人动了一下都没有感觉到。

当初的梦想,从来没有改变过。而如今,自己也终于,离那里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啊……苏沐秋低头笑了起来,眼神里多了一些炙热的东西。

这个笑落在了齐恒眼里。苏沐秋出车祸时不过十八岁,此时换了一具身体,依旧是十七八岁少年的模样。秋日下午的阳光穿过玻璃落在少年的侧脸上,一半轮廓染上了淡淡的金黄,而另一半在阴影中越发柔和。少年明亮的眼中闪着灼灼的光。

齐恒沉寂的心动了动。

“荣耀......真的那么好吗?”齐恒很轻地问。

苏沐秋回过神来,看着怀里的少年墨玉般的黑眸,用齐恒从未听过的语气,认真地说:

“我不知道好不好,我只知道,它对我很重要。”







评论(1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