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时云蓦

(全职&老九门)一晌贪欢 (一)

1.毫无逻辑,时间线混乱,OOC,HE
2.伞哥出没,活的好好的。
3.张启山和张日山目前都还只是活在回忆里,他们出场可能比较靠后了吧……所以没有专门打Tag
4.此处all 八是指八爷受向。
5.有不对的地方评论指出。


一.

       齐恒睁开眼睛,眯着眼盯着雪白的天花板,花了两秒钟的时间想起来自己是在自己的卧室里,于是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玳瑁眼镜戴上,看了看表,上午九点半。

       昨天是十五,又是月圆之夜,齐恒突然兴致大发开了那坛他百年前就酿下的合欢引,想着赏月时独酌,风雅一番。巴掌大的紫砂坛子,一坛不过二三两酒,结果自己还是低估了这百年陈酿的后劲,喝的时候没觉得怎么,可不知不觉就醉了。

       嘶——齐恒揉了揉脑袋,苦笑。宿醉什么的真是要不得。

       慢慢坐起来,齐恒走到窗边将深色的窗帘拉开一条缝,被阳光刺的睁不开眼,好一会才缓过来,缓缓拉开窗帘。

        随着窗帘拉开,明媚的阳光照进房间,窗台上摆着的一个灰扑扑不起眼的花盆也露了出来。别看花盆不起眼,这里面的花可是好花——一株约莫尺余高的君子兰栽在花盆里,叶片深绿饱满,整齐的叶子衬托着中间最高的花茎,上边一朵晶莹剔透的橘色花盏,任谁看了都要赞叹一番。

        齐恒看着这花想起了以前的事。这花是他转世为人的那一世,十三岁的时候无聊在花市上闲逛时买的。当时所有人都说这花品相不好,看着病怏怏的,开不了花,齐小少爷怕是不识货被骗了。

       当时的齐小少爷翻了个白眼,把花放在自己卧室悉心照料。没想到第二年真的开了一朵花,连开了好几天不谢,而且此后每年一到时间必开花,一年比一年好看,花期还比一般的君子兰都要长。齐府上下啧啧称奇,都说是小少爷有眼光,相中了这株兰花。听了这话的齐小少爷又翻了个白眼。他家是算卦的,可那是给人算不是给花算!要是世间万物都能算得,岂不成神仙啦?

       不过话虽这么说,齐小少爷看着花开的好,自然是欣喜的。当时他还以为自己真是运气好捡了个宝贝,现在想想,恐怕是因为那时自己虽转世为人,但魂魄里还是蕴含着淡淡的灵气,这花待在他的卧室里,整日相伴,受了他灵气润泽,自然能开的好看。当时他重新变回妖之后还悄悄回过齐府一趟,带走了一些舍不下的东西,顺手就牵走了这盆兰花。可惜当时用来种这株兰花的花盆是古董,又大又重不好搬,只得换了一个不起眼的小盆。齐恒这些年一直觉得委屈了他的宝贝兰花,想物色一个好看的花盆换给它。只不过......

       想到这里,齐恒突然生起气来,扁扁嘴,猛地伸出手指使劲戳了戳那朵娇嫩的花,直把花戳的左摇右晃,看起来好不可怜。齐恒满意地放下手,转身准备去洗漱。

       然而齐恒还没迈出卧室,身后突然伸过来一双手揽住他的腰,紧接着他就被箍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耳边凑过来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下巴搭在他颈窝,蹭了蹭。

      “你刚刚戳疼我了……”少年清润的嗓音带着刚睡醒时浓浓的鼻音,还有几分撒娇般的委屈。灼热的鼻息喷在齐恒耳边,激得齐恒耳朵抖了抖,浑身汗毛都炸了起来。

       齐恒使劲推那人的胳膊:“放开我放开我!!!苏!沐!秋!”

       齐恒现在真是后悔死了,当初干什么不好,偏要多管闲事!

       原来九门八爷变回了兔妖齐恒后,不习惯继续呆在深山老林,便在世界各地游历。几年前他在H市,经过一个路口时看见一个少年的魂魄懵懂立在那里,好奇之下掐指一算,算出这少年阳寿已尽,肉身已毁,只是不知为何没有再入轮回。没想到那少年的魂魄受他身上的灵气吸引,竟向他飘过来,齐恒觉得有趣,就把他带了回来。带回来之后齐恒又犯愁:完完整整的一个魂魄,若没有可存储的肉身就会慢慢消散,怎么办呢?正思索间眼角余光瞟过窗台上的这株兰花,灵光一闪。这株兰花他随身带了快一百年,早已积累了不低的修为,只是还没有生出灵智。于是齐恒咬破手指往兰花上滴自己的血,血液中浓郁的灵气瞬间扩散开来,少年的魂魄就被吸引了过去,融进了那株齐恒的宝贝君子兰。

       于是,就出现了这个自称苏沐秋的家伙。

       苏沐秋看着齐恒红透的耳尖,觉得可爱,差点忍不住凑上去咬一口。不过如果那样的话大概会被炸毛的齐恒扫地出门的吧。于是苏沐秋叹了口气。兔子什么的,可爱是可爱,就是太容易害羞了呀。















评论(2)

热度(21)